文章查看
当前位置 :主页 > 公司资质 >
然而记者梳理会议历史发现
* 来源 :http://www.job-kun.com * 作者 : * 发表时间 : 2018-07-21 09:32

“我们生活在一个日益加速变化的全球化和多样化时代,城市问题几乎是人类面临所有问题的聚集点。”国务院参事、中国城市科学研究会理事长仇保兴说。

今天的中国,正处在从乡村社会向城市社会转型的关键期。城镇化率30%到70%是城镇化快速发展的阶段,其中超过50%就意味着从农业社会向城市社会转型。

这次会议召开之际,恰逢我国城市发展进入一个新阶段,城镇数量大幅度增加,开始进入依照城市规划进行建设的科学轨道,城市建设出现了建国以来从未有过的好形势。石楠说,这次会议主要讨论城市建设资金从哪里来,说白了,就是为什么要花钱建设城市。

为城市把脉,开出药方,引导城市更健康成长,正是此次会议的核心内容,指出了城市发展的方向。

此次中央城市工作会议是继1978年后首次召开最高规格的城市会议,在外界眼中被蒙上一层“神秘的面纱”。这究竟是场什么样的会议?中央为何37年后重启城市工作会?这次会议将给超过一半国人生活的城市带来怎样的影响?

改革开放以来,我国经历了世界历史上规模最大、速度最快的城镇化进程,城市发展波澜壮阔,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。

石楠说,消除城市病,靠现在的管理条条框框难以解决,必须有一种顶层设计,需要一把进入城市社会、能解决城市矛盾的钥匙,也因此有必要重启最高规格的城市工作会议。

这次中央城市工作会在“十三五”开局之际召开,正如会议指出,我国城市发展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。

1978年3月,国务院在北京召开第三次全国城市工作会议,制定了关于加强城市建设工作的意见。

中国城市规划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石楠说,这两次城市工作会主要是明确对城市的基本认识。当时有声音认为,城市是消费型的城市,农村是生产型的农村,这实际上是农业社会的典型特征。会议明确了城市定位,并强调城市工业要做好对农村的支持。

今天的中国,大半人口生活在城市里。每天从一睁眼,生活用水、处理垃圾、公交出行、上学看病……我们的生活与城市管理和服务时刻发生着交集。未来的生活,也会因这次会议的部署而改变。

2015年12月20日,时隔37年后,中央城市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。

今天的中国,也面临城镇化进程中的各种城市病:雾霾污染、交通拥堵、垃圾围城、城市“摊大饼”、文化缺失……这些问题不断警示,城市规模要同资源环境承载能力相适应。必须认识、尊重、顺应城市发展规律,端正城市发展指导思想,切实做好城市工作。

早在1949年,新民主主义革命即将胜利,中共面临着管理城市的重任。当年3月在西柏坡举行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指出,党的工作重心由农村转移到城市,必须要用极大的努力学会管理城市和建设城市,描绘出了新中国的蓝图。

20世纪60年代初,为加强对城市的集中统一管理和解决当时城市经济生活的突出矛盾,1962年9月和1963年10月,中共中央、国务院先后召开全国第一次和第二次城市工作会议。

中央城市工作会议,顾名思义是布局城市发展的顶层设计,其重要性不言而喻。然而记者梳理会议历史发现,除上世纪60和70年代开过中央层面的全国城市工作会议外,如此高规格的中央城市工作会还是1978年改革开放后的第一次。

一组数字见证了我国城市的快速发展:常住人口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近18%上升到2014年的近55%;城市人口从1.7亿人增至7.5亿人;城市数量从193个增加到653个。每年城镇新增人口2100万人,相当于欧洲一个中等收入国家的人口。

记者从权威专家处获悉,此次会议最初基于重点关注城市规划、建设和管理,但几经酝酿最终上升为对城市发展的一次全方位部署,其内容与城市居民的衣食住行、生老病死、安居乐业等都息息相关。

下一篇:没有了